• <input id="emkym"><code id="emkym"></code></input>

    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性別之外

    2021-04-21 10:36 作者:宋詩婷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許鞍華 張艾嘉 陳沖 李少紅 趙薇 李玉 尹麗川 李冬梅 黃綺琳

    女性導演崛起?

    3月20日那天,《你好,李煥英》的票房達到53.03億元,這一票房成績讓賈玲超越了《神奇女俠》的導演派蒂·杰金斯,一躍成為全球票房最高的女導演。

    緊接著,另一位女導演殷若昕執導的《我的姐姐》上映,目前票房已逼近8億元,電影中那個“姐姐該不該養弟弟”的話題也在互聯網上掀起一波又一波討論。

     

     

    再過幾天,奧斯卡頒獎典禮即將揭曉,已經手握金球獎最佳導演獎杯的趙婷依然是大熱門,很可能憑《無依之地》拿下不止一座小金人。

    再往前回顧,2020年9月,香港導演許鞍華拿到威尼斯國際電影節“終身成就獎”獎杯,成為獲得該獎項的全球第一位女性導演。

     

     

    把這些成績加在一起,華人“女性導演”取得的成就和關注度,從沒像這一年來得如此猛烈和集中過。

    這當然得益于大環境。賈玲的成功幾乎集中了最近幾年國內所有高票房導演的幾大特征。在賈玲橫空出世之前,排在華語電影票房前兩位的《戰狼2》《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導演都不是科班出身;徐崢憑《泰囧》成功轉型導演后,趙薇、陳思誠、黃渤、吳京……一大波演員開始轉型導演,都取得了不錯的市場反饋,如今,賈玲也成為其中一員;喜劇向來是觀眾喜歡的類型,這也是賈玲擅長的。

    這兩年,《三十而已》《乘風破浪的姐姐》《脫口秀大會》等影視劇、綜藝先在小熒幕上火了一把,輸出的女性價值和態度尚值得討論,但女性議題和讓女性站出來發聲變得更讓人期待。

    《你好,李煥英》《我的姐姐》正好出現在這個時間點上。兩部電影都講親情,一部為紀念母親而創作,另一部探討的是重男輕女、女性自由與責任的話題。

    趙婷和她的成功則建立在華裔電影人多年來探索個人表達與好萊塢主流文化如何平衡的基礎上?!稛o依之地》是趙婷與奧斯卡獎得主、女演員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密切合作的產物,一個倔強而孤獨的女人,選擇離開城市、居所,開著車上路,成為新時代的游牧人。這故事里有美國社會的階層、種族、養老和醫療體系探討,也有一個女人內心的掙扎。

    “Me too運動”之后,好萊塢自我修正的方式是支持女性電影人和女性電影,最近幾年,大銀幕上多了很多“女超級英雄”,站在超級英雄背后的,也開始有派蒂·杰金斯一樣的女性導演。趙婷也已經與迪士尼合作,執導后面的漫威“超級英雄”系列電影。

    女性導演所帶來的女性視角也被大眾所討論。不久前,趙薇發起的“聽見她說”系列女性獨白劇上線,這系列短劇貢獻了包括原生家庭、家庭暴力、重男輕女、大齡剩女在內的八個女性議題,七位參與的導演中有五位是女性導演。

    《你好,李煥英》里有個不起眼的小情節,后來卻被視作“女性導演和編劇才有的對同性的善意”。電影開頭,賈曉玲以為當年媽媽的同事搶了媽媽能成為廠長家兒媳婦的機會,按多數電影的套路,這位叫王琴的阿姨必然處心積慮,是個反派角色。但在電影結尾,觀眾才知道,王琴沒做任何小動作,她去深圳打拼,和廠長兒子自由戀愛,也是個獨立、堅強的女人。

    《我的姐姐》探討的問題就更直接,一個從小在重男輕女環境下長大的女孩,父母去世前沒怎么好好待她。在這樣的環境下,她要不要像姑媽一樣,為弟弟和家庭犧牲自己的人生?張子楓飾演的安然用了很多激烈的方式反抗,雖然最終走向了和解的結局,但那些質疑和反抗也是很少有華語電影去觸及的。

    由此看來,《你好,李煥英》和《我的姐姐》在商業上的成功是有價值的,至少貢獻了“李煥英”和“安然”兩個成功的女性形象,并用票房成績證明了女性導演和女性題材的價值。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文章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商城

    {转码词1},{转码词2},{转码词3},{转码词4}